首页 情书 > 不失风度的情书 查看内容

不失风度的情书

2020-08-01浏览:281

女孩,几乎每个人都曾提起过这个普通又特殊的字眼,男孩的风度是人人皆知,但你们又曾想过女孩的风度吗?

女孩若有风度决不会在课堂上大吵大闹,随便插嘴讲话,私下做小动作。而且是目不转睛,盯着老师和黑板。

女孩的风度是学会认真倾听发言,从同学中的发言中吸取好的地方,好好利用起这短暂的四十分钟上课时间,更好地掌握知识,而不是在时间的一点点流逝中度过却没有一点收获。

女孩若有风度决不回把脏话时常挂在嘴边,让别人讨厌自己,而是谈吐文雅。

女孩的风度是举止文雅,在公共场所不得乱扔垃圾,大声吵闹。

女孩的风度不是懦弱无力,遇到坎坷就临阵退缩,而是勇敢朝前。

女孩的风度不是小家子气,被人欺负就哭着向老师,家长告状,而是要以包容的心态微笑谦让。

女孩的风度就是化知识为力量,把风度升华成无私的爱,非凡的才华和骄人的成绩,献给他们的母亲——祖国。

杭州求是星洲小学六年级徐幸子

岁月苍柔成景,前路有风微澜。

那个平铺直叙的夏日午后,长约十余步,宽不过几丈的画室里,连空气都渗透着微微墨香。一排排黄花梨木的长案倚墙而立,案上洁白的布毡轻托宣纸,玉白镇纸温润无言,画碟中蓄满清水,毛笔静待提起。

她端坐在第一排案前,脊背挺得笔直,肘边躺着那本烫金证书。而我伏在画案上,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百无聊赖地摩挲着手中的画作摹本。

这一届“水蕴幽兰”国画大赛终究落下帷幕,获奖名单里没有我。师傅欢欣的话语在这古色古香的屋中徐徐响起:“本次获得大赛奖项的同学,笔下的兰花线条勾勒细腻生动,画风流转灵动自如,着实体现了兰花的君子风度!”

回家路上,满地摇曳的深黑树影仿佛海底招摇的水藻。我踢踏着小石子,地上矮小的身影,略显落寞。身后,她轻声叫住我:“其实——”我生硬地扯出一抹笑,故作从容地摆摆手,却又迅疾地转身离开,跑上楼道,傲骄而又狼狈。

凝望窗外,残阳在香樟树叶的罅隙间翻覆闪跃,路上行走的人和车汹涌澎湃。没有尽头的单调,没有终点的惆怅。

铺展开宣纸却又久久停住画笔,侧身抽出书架上清代黄钺撰写的画论著作《二十四画品》,缓缓翻阅,细细思量。国画,中国之文化精髓!登高望远,收放自如,或激情澎湃,或凝重袭人!国画的意境则是建立在书法用笔、古典诗词美、中国的儒释道哲学的基础上,在乎“奇造化而移精神遐想”。它饱含了一种民族精神和哲人气度,灵气中有神韵,神韵中有儒道。

回到画案前,再仔细品味画作摹本。潘天寿画兰,几笔行云流水,兰花挺拔纸上,风度自然;张大千画兰,描绘出兰的轮廓与神韵,以形画神,风度盎然;朱屺瞻画兰,线条朴拙老辣,浓墨干笔擦出的飞白线条,风度翩翩。

日光微斜,时光铿锵。

一桌、一纸、一笔,觅兰之风度。

兰,富而不傲,容古留芳,淤泥而不染,岁寒而不凋,不惧荣枯生死,信奉虽败犹荣。清雅坚劲之美,真可谓是花中真君子。

提笔点墨蘸水,上淡墨勾轮廓,换一支大白云笔,干墨皴擦兰花纹路,仿佛一瞬间那兰花已久经岁月。接着清水晕开,笔触似有若无。最后浓墨点兰叶,一种“烟翠三秋色,波涛万古痕”的韵味荡漾开来,兰的傲然而又谦谦的君子风度跃然纸上。

次日,国画室前,紫藤树下。我迎着她,将新画递与她,微笑颔首。而她眉角清扬间,十里春风。

在等待的日子里,刻苦读书,谦卑做人,水蕴幽兰,风度成画。

都是要风度惹的祸

五(5)杨鸣洁

天气预报今天将有冷空气来袭。为此,出门前,妈妈帮我加了件厚实的滑雪衫。可是穿上滑雪衫太笨重了,活动起来一点也不方便。于是我就悄悄地换上一件红色的茄克上学去。

到了学校,看见同学们一个个裹得严严实实。而我穿得这么单薄,大家不免有些惊异,议论纷纷:“哇!杨鸣洁,你真勇敢!”“这件外套挺好看的。”……“当心感冒!”我没有理会同学善意的提醒,此时的我“只要风度,不要温度”,感觉自己俨然寒冬里的一朵红玫瑰,洋洋得意。

下午,天气更阴冷了,呼呼的北风从窗户那边刮进来,我不由得竖起了衣领。双手冻得通红,连写个字都歪歪扭扭了;双脚也忍不住索索发抖。原本喜悦的心情猛地跌到低谷:时间怎么过得那么慢呀!还要挨两节课才能放学。我在风度与温度之间左右挣扎。无奈,为了保全面子,维持“风度”,只能一忍再忍,强颜欢笑了。

跨出校门时,我感觉头重脚轻,整个人轻飘飘的,我顶着呼啸的北风艰难地向前进。回家的路似乎也显得特别漫长……

当我一步一颤地回到家时,整个人一下子瘫倒在床上,同时,事态也发展得愈发严重——我发烧了。

“唉!都是要风度惹的祸。”我后悔莫及。

上一篇:
本着互联网分享精神,网站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修改处理,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