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典台词 > 皇帝下雪天经典台词 查看内容

皇帝下雪天经典台词

2020-08-11浏览:134

《龙珠传奇之无间道》是天意影视、悦视传媒联合出品的传奇清装剧,由朱少杰、周远舟导演,杨紫、秦俊杰、舒畅、茅子俊、斯琴高娃、韩承羽、刘学义、孙蔚等出演。

该剧讲述前朝公主李易欢偶遇微服私访的康熙,两人历经相知相许,但最终难敌家国仇恨的阻挡,决定相记于心相忘于世的故事。

该剧于2017年5月8日在北京卫视、安徽卫视播出。

剧情简介

朱易欢(别名李易欢)(杨紫饰)是前明永历帝最后一个孩子,自幼在前明遗老聚集的明珠谷长大,与朱慈煊(别名李剑卿)(茅子俊饰)、雪倾城(舒畅饰)、叶默声(韩承羽饰)、樊倩影(孙蔚饰)等师兄妹一同随师父们习武学艺。长大之后,易欢一行人离开明珠谷,在师父的授意下设法接近康熙(秦俊杰饰),试图寻找以报家族仇恨的机会。易欢与少年康熙从欢喜冤家到两心相许再到最后不得不反目为仇,真挚的情感和家族的仇恨成为横亘在他们之间最大的矛盾,其余少男少女们也在承担师长们给予重任的同时也经历了各自的爱恨情仇。而康熙以仁德治国的理念最终打动了易欢,她放弃了仇恨并试图说服小伙伴们不要再为私仇而引发战乱危害百姓。最终易欢还是决定离开皇宫,与康熙就此相忘于世,相记于心。康熙承诺,会做一代明君,最终一统天下民心,开创了康乾盛世的局面。

经典台词

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龙珠传奇》

皇帝:李易欢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把她拖下去,重打四十大板。

李易欢:皇上,您真的要打奴婢啊?

皇帝:过来,趴下

李易欢:等等,你高高举起来,轻轻放下,假打,行吗?

皇帝:你刚才那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英雄气概哪儿去了?不如啊,你给朕认个错,跟朕重新序个大小,让朕做老大,你做小弟,那朕就饶了你。

李易欢:不行,我从小到底都是老小,好不容易捞到个老大,士可杀,不可辱。打吧。

皇帝:把手伸出来吧。

李易欢:皇上,您要干嘛呀?你真的还要打啊?

皇帝:别废话,把手伸出来。

李易欢:之前皇上说的刘德昭是最坏的男人,我看皇上还不如他呢。刘德昭虽然欺上瞒下,贪赃枉法,但他对自己的女人从来不打,他对他的女人很好的。

皇帝:你又不是朕的女人,为什么朕要护着你,还是说你愿意做朕的女人?

李易欢:皇上还是继续打吧,奴婢绝对不出一声。

皇帝: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着,装什么英雄。

李易欢:奴婢不想逞英雄,奴婢只是装不了皇上的女人。

李易欢:都疼死了。

皇帝: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会把朕的龙袍当抹布。——《龙珠传奇》

角色介绍

李易欢

演员杨紫

前朝公主,俏皮可爱,举手投足间尽显古灵精怪的个性,在不经意间吸引了微服私访中康熙的注意,当李易欢与康熙的感情愈演愈烈时,朱慈煊的提醒让她意识到了自己的使命,也使她陷入家国情仇两难全的境地。

康熙

演员秦俊杰

用御前侍卫龙三的身份与李易欢结识,并假装宫中御前侍卫与其结拜。在李易欢入宫后,白天龙三与李易欢称兄道弟,晚上康熙皇帝与李易欢因侍寝“斗智斗勇”。

雪倾城、舒婉心

演员舒畅

美艳温婉,与李易欢从小一起长大,是李易欢的大师姐,暗许芳心于朱慈煊,无奈朱慈煊只倾心于易欢,后顶替大臣之女舒婉心进宫为妃,潜伏于康熙身边。

朱慈煊

演员茅子俊

化名李剑卿。前朝太子,英俊潇洒,为人心思缜密。经过“狸猫换太子”成为身负复国重任的明末太子,反清联盟组织明珠谷的大师兄,他带领明珠谷弟子进京欲扰乱清廷,伺机夺取铜匣钥匙获取宝藏成就复国大业。

太皇太后

演员斯琴高娃

皇太极的妻子,顺治的母亲,康熙的皇祖母。

叶默声

演员韩承羽

在前明遗老聚集的明珠谷长大,作为与李易欢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苦苦暗恋其多年,却难以倾诉心意。

《柜中美人》是根据水合小说《胭脂醉》改编的古装宫廷玄幻剧,由唐人影视出品,李公乐、黄肖英与徐惠康联合执导,周渝民、胡冰卿、陈瑶、韩栋、陈若轩、左小青、宋楠惜、李彧、梁婧娴等联袂主演。

该剧讲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黄鼬精黄轻风与九尾赤狐胡飞鸾,为减少来自皇室的杀戮,化身美人进献入宫魅惑当朝皇帝李涵,卷入危机四伏的宫廷权斗之中,更因偷食了狐族“魅果”,在爱情中尝尽人间滋味。

经典台词

从现如今往上推算,距今天一千一百八十三年前,天下J下是大唐宝历二年,当朝的皇帝自然姓李,单名一个“湛”字,是为唐敬宗。

这一年,这位皇帝恰满十六岁,正值青春年少,人也生得精神漂亮。据大明宫的老宫女说,当她们的陛下在大明宫别殿里呱呱坠地时,六月的火烧云正一望无际,太液池的白鹤竟一起飞上云霄,翩翩展翅环绕住整座宫殿,悠扬的鹤唳声就连太极宫都能听见。

好吧,就是这么一位出生带着吉相的皇子,自小粉雕玉琢如宝如珠,所以时刻被人宠着,在含着金汤匙的十六年生涯中,也理所当然地被人给宠坏了。也因此,在他即位后的短短两年,这位年少的皇帝就显现出了昏君的一切特质。

他爱酒、好色、喜欢玩乐,要大兴土木建造宏伟的新宫殿,新殿建好后住不了两天,却又要出宫游幸。而诸般游幸中他最喜欢的一项活动,就是去骊山“打夜狐”。

顾名思义,“打夜狐”,就是晚上出去捕猎狐狸。狐狸生性昼伏夜出,这一招可真够赶尽杀绝的,如此一来二去,骊山狐不聊生,狐妖老巢的族长可就动了怒!

“再这样下去,子子孙孙都要被那皇帝杀尽了,着实可恨!”狐族的族长、黑耳姥姥戳着酸枣木拐杖怒道,“我们狐族与凡人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就算祖上曾有几位娘娘出山,谋死过几个皇帝,断送过几朝江山,那也是受人所托成人之事罢了,与我们又有什么相干……”

远的不提,就在大约八十年前,有位皇子因为不忿自己的王妃被父亲所夺,就曾托一位老道引荐,许下了这骊山方圆五百里的地界做报酬,要狐族帮他造个替身进宫——这位有名有姓的红颜祸水后来在马嵬坡金蝉脱壳位列仙班,八十年来一直被狐族们津津乐道,也因此,如今的骊山狐族遇到皇帝“打夜狐”这样的飞来横祸,自然也将脑筋动在了“红颜祸水”这四个字上。

于是狐族的二当家、灰耳姥姥为族长献计献策:“姥姥,一晃八十年了,咱们狐族的魅树上早已又结出了一粒金丹,事不宜迟,不如再安排位姑娘出山,将那无恶不作的皇帝给收拾了吧!”

黑耳姥姥闻言,却是瘪着嘴犹豫不决:“那皇帝虽说凶残,却到底是玉皇大帝钦点的天子,咱狐族可从没主动出过手,这次没有女娲娘娘授命,也没有皇亲贵胄请托,我们贸然行事,只怕要遭天谴……”

“哎,姥姥,您再犹豫,我们狐族的日子可就没法过了!”就在灰耳姥姥说话间,山外似乎又传来捕猎的号角声,族里的狐子狐孙们远远听见,无不夹起尾巴瑟瑟发抖。黑耳姥姥到底是一族之长,岂能无视众狐的生死存亡,她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最后终于狠狠心咬牙道:“好吧,去叫翠凰来!”

翠凰是这八十年来,骊山狐族里出落得最有出息的姑娘,不但有着倾国倾城的容貌,法力更是高强。据说她被黑耳姥姥寄予厚望,所以一直养在深闺,骊山里狐狸虽多,却没几只有幸目睹过翠凰姑娘的风姿呢。

众狐一听族长有请翠凰,当下无不精神抖擞,纷纷奔走相告等着瞧热闹。黑耳姥姥也命左右捧出了骊山狐族的至宝魅树——这是一株栽在金盆里的,两尺来高的宝树。只见翡翠般的枝叶中央,娇嫩欲滴的绿叶正簇拥着一颗金灿灿的果实。

这果实即是狐族至高无上的法宝“魅丹”,狐妖服食它之后,不仅能够功力大增,容貌亦能妩媚到极致,进而一举魅惑帝王心,端的是效用无穷!只是这魅树四十年一开花四十年一结果,因此也只有历代族长或者肩负大任亟待出山的狐妖,才有资格享用它的果实魅丹。

一时之间,狐妖老巢里狐头攒动,大家都翘首以盼着,一起期待翠凰姑娘的出现。而与此同时,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獐头鼠目的姑娘正拉扯着一个与她一般大的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努力穿过挤挤挨挨的狐群,凑到近处找了个视野开阔的地方坐定。

在狐狸的巢穴里,我们实在不该形容某个姑娘“獐头鼠目”,然而,这个姑娘也确然是个另类。不同于骊山狐狸们白里透红的桃心脸,她的脸蛋偏黄,下颌尖尖的,像一枚秋天里最饱满的榛子——但凡熟悉妖精变化的人看到这里,心里就一定会清楚,这姑娘并非一只狐狸精,而是由一只黄鼠狼变来的。

“咳咳,咳咳,大家都别吵……”黑耳姥姥敲敲酸枣木拐杖,巢穴里的狐狸们顿时都安静下来。随着姥姥话音刚落,一阵香风就突然飘进了众狐的鼻子,大家立刻又蚊蝇一般嗡嗡闹起来,悄声议论这香味是像红糖炒米,还是更像桂花年糕。

这时坐在最前排的那位榛子脸姑娘就不以为然地白了一眼身后众狐,小声咕哝了一句:“你们懂什么,这叫女人味……”

她的话还来不及被众狐听见,大家的目光便已被吸引到了巢穴的中心,榛子脸姑娘慌忙转回脑袋,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之中,翠凰姑娘早已悄然出现在族长的跟前。但看她身穿一件碧莹莹翡翠璎珞珍珠衫,水绿色的襦裙正被不知何处而来的风轻轻吹起,奶黄色的轻纱飘带恰到好处地扬入半空,就像弹过柳梢头的几缕月光,使她既显得仙姿缥缈离尘脱俗,又不失庄严的宝相。

待她微微侧转了螓首蛾眉,众狐这才看清楚了传说中的翠凰姑娘,她的面庞有着一种描摹不出的风华,似乎风花雪月都被揉进了她的一颦一笑,她淡淡的眼神如扫过秋水的长风,笑靥像迎着春风绽开的第一朵牡丹,衬着白雪似的肌肤,只要借着一点点光,脸庞就能散发出满月般皎洁的光华。

这一刻,在场的没出息的狐子狐孙们,脑中都闪过一样的念头——每朝每代倾国倾城的红颜祸水,必然就是长成这副模样的吧?备受瞩目的翠凰在众狐惊艳的目光中却毫不露怯,只见她挺直了腰身两手一福,盈盈对族长黑耳姥姥拜下,娇声如珠玉相叩:“小女翠凰,拜见姥姥。”

黑耳姥姥甚觉欣慰地点点头,上前将她扶起,顺手将魅树上的果实指给她道:“翠凰丫头,你瞧这魅丹已经成熟,今天我当着全族的面把它交给你,望你服食此丹后,能够不负族中所托,除去人间那荒淫无道的皇帝,促使江山易主、改朝换代。”

“多谢姥姥赏识,翠凰今日受命,必当竭尽所能,不辱使命。”翠凰欣然领命,倾国倾城的脸上却仍是不苟言笑,只是再次躬身朝黑耳姥姥拜了一拜。

这时灰耳姥姥在一旁笑呵呵帮衬道:“如此甚好,还请翠凰姑娘进族中内殿沐浴更衣,再择吉时摘下魅丹服食。”

翠凰并无异议,微微颔首轻移莲步,由灰耳姥姥引着进入内殿。众狐见再没热闹可看,渐渐也就各自散去,一时间巢穴里恢复了安静,只有巢穴正中央的七宝琉璃供桌上,金盆里的魅树还在静静地流动着潋滟的光。

剧情简介

唐敬宗李湛,沉迷玩乐、爱好猎狐滥杀,同时为了在骊山扩建行宫,大兴土木,令骊山的狐群生存空间受到极大威胁。皇室不知因此而跟狐族结下了恩怨,令狐族对人类甚至皇室又怕又恨,惹来狐族中主战派决定向皇室报复。

李涵即位后,狐族暗中派来两位使者,一个是黄鼠狼精黄轻凤,另一个则是轻凤的好姐妹狐精贵族胡飞鸾,两只妖精化身成美女,分别代表狐族的主战派和主和派,李涵不知道两位美人,一个是为自己带来杀机,另一个则希望令狐族与人类达成和平共处。

宫中阉党肆虐,李涵的登基由宦官王守澄一手拥立,并受到王守澄牵制。为重振大唐皇室威严,李涵一方面暗中提拔宋申钖,另一方面分化阉党势力,令掌握军权的王守澄与掌握朝政的花无欢形成对立局面,借力打力、互相制衡,伺机将两党一并铲除。

面对朝中各派宦官势力以及后宫争权,李涵可谓是腹背受敌。皇帝决心铲除阉党,夺回皇权,重整朝纲,轻风终于决定放弃自己的一己私心,坚定的站在皇帝这边,她报答了皇帝的恩情,维护了皇帝争取来的胜利果实,并努力化解了狐族与皇族的恩怨,避免了一场人间浩劫。

角色介绍

李涵

演员周渝民

配音王凯

李涵从腹背受敌的党争之中一步步登上帝位,以铲除阉党势力为己任,立誓要肃清奸佞,整顿朝纲。最爱策马扬鞭的他眼见皇兄恣意猎杀狐族的残暴行为,善良明达的他不愿为伍,甘冒风险拯救了两只小狐仙和众狐,也为此后的因缘宿命埋下伏笔。

黄轻风

演员胡冰卿

黄轻风是古灵精怪的黄鼬精,与胡飞鸾被骊山众狐选作代表,进宫执行任务以阻止皇室对骊山狐狸的猎杀。轻风欲弑杀灭亲之敌的李涵时,却意外被大爱广施、气质绰约的他深深打动而暗生情愫。

胡飞鸾

演员陈瑶

胡飞鸾是乖巧灵动却容颜魅惑的“九尾狐后裔”,与黄轻风被骊山众狐选作代表,进宫执行任务以阻止皇室对骊山狐狸的猎杀。因服用魅果,拥有神力后的她贵族气息被无限放大,深深吸引李涵的专宠偏爱。

花无欢

演员韩栋

花无欢亦正亦邪深不可测,因其幼时惨遭祸变变得城府极深,在被迫入宫成为宦官后却幸得前朝妃子秋妃所救所惜,使其对秋妃有了炽热又隐忍的爱恋。

翠凰

演员宋楠惜

翠凰是修炼千年的狐族首席大弟子,在狐族道行最高。她性格冷艳高傲有野心,以大师姐的身份肩负着照顾轻风和飞鸾的任务。心高气傲的她却苦恋花无欢。

李玉溪

演员陈若轩

原是布衣书生,后成为神策府将军。与胡飞鸾深陷感情纠葛,相爱却不能相守。

许多年以前有一位皇帝,他非常喜欢穿好看的新衣服。他为了要穿得漂亮,把所有的钱都花到衣服上去了,他一点也不关心他的军队,也不喜欢去看戏。除非是为了炫耀一下新衣服,他也不喜欢乘着马车逛公园。他每天每个钟头要换一套新衣服。人们提到皇帝时总是说:“皇上在会议室里。”但是人们一提到他时,总是说:“皇上在更衣室里。”在他住的那个大城市里,生活很轻松,很愉快。每天有许多外国人到来。有一天来了两个骗子。他们说他们是织工。他们说,他们能织出谁也想象不到的最美丽的布。这种布的色彩和图案不仅是非常好看,而且用它缝出来的衣服还有一种奇异的作用,那就是凡是不称职的人或者愚蠢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

“那正是我最喜欢的衣服!”皇帝心里想。“我穿了这样的衣服,就可以看出我的王国里哪些人不称职;我就可以辨别出哪些人是聪明人,哪些人是傻子。是的,我要叫他们马上织出这样的布来!”他付了许多现款给这两个骗子,叫他们马上开始工作。

他们摆出两架织机来,装做是在工作的样子,可是他们的织机上什么东西也没有。他们接二连三地请求皇帝发一些最好的生丝和金子给他们。他们把这些东西都装进自己的腰包,却假装在那两架空空的织机上忙碌地工作,一直忙到深夜。

“我很想知道他们织布究竟织得怎样了,”皇帝想。不过,他立刻就想起了愚蠢的人或不称职的人是看不见这布的。他心里的确感到有些不大自在。他相信他自己是用不着害怕的。虽然如此,他还是觉得先派一个人去看看比较妥当。全城的人都听说过这种布料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所以大家都很想趁这机会来测验一下,看看他们的邻人究竟有多笨,有多傻。

“我要派诚实的老部长到织工那儿去看看,”皇帝想。“只有他能看出这布料是个什么样子,因为他这个人很有头脑,而且谁也不像他那样称职。”

因此这位善良的老部长就到那两个骗子的工作地点去。他们正在空空的织机上忙忙碌碌地工作着。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老部长想,把眼睛睁得有碗口那么大。

“我什么东西也没有看见!”但是他不敢把这句话说出来。

那两个骗子请求他走近一点,同时问他,布的花纹是不是很美丽,色彩是不是很漂亮。他们指着那两架空空的织机。

这位可怜的老大臣的眼睛越睁越大,可是他还是看不见什么东西,因为的确没有什么东西可看。

“我的老天爷!”他想。“难道我是一个愚蠢的人吗?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自己。我决不能让人知道这件事。难道我不称职吗?——不成;我决不能让人知道我看不见布料。”

“哎,您一点意见也没有吗?”一个正在织布的织工说。

“啊,美极了!真是美妙极了!”老大臣说。他戴着眼镜仔细地看。“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是的,我将要呈报皇上说我对于这布感到非常满意。”

“嗯,我们听到您的话真高兴,”两个织工一起说。他们把这些稀有的色彩和花纹描述了一番,还加上些名词儿。这位老大臣注意地听着,以便回到皇帝那里去时,可以照样背得出来。事实上他也就这样办了。

这两个骗子又要了很多的钱,更多的丝和金子,他们说这是为了织布的需要。他们把这些东西全装进腰包里,连一根线也没有放到织机上去。不过他们还是继续在空空的机架上工作。

过了不久,皇帝派了另一位诚实的官员去看看,布是不是很快就可以织好。他的运气并不比头一位大臣的好:他看了又看,但是那两架空空的织机上什么也没有,他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

“您看这段布美不美?”两个骗子问。他们指着一些美丽的花纹,并且作了一些解释。事实上什么花纹也没有。

“我并不愚蠢!”这位官员想。“这大概是因为我不配担当现在这样好的官职吧?这也真够滑稽,但是我决不能让人看出来!”因此他就把他完全没有看见的布称赞了一番,同时对他们说,他非常喜欢这些美丽的颜色和巧妙的花纹。“是的,那真是太美了,”他回去对皇帝说。

城里所有的人都在谈论这美丽的布料。

当这布还在织的时候,皇帝就很想亲自去看一次。他选了一群特别圈定的随员——其中包括已经去看过的那两位诚实的大臣。这样,他就到那两个狡猾的骗子住的地方去。这两个家伙正以全副精神织布,但是一根线的影子也看不见。“您看这不漂亮吗?”那两位诚实的官员说。“陛下请看,多么美丽的花纹!多么美丽的色彩!”他们指着那架空空的织机,因为他们以为别人一定会看得见布料的。

我们学了语文课本上的《皇帝的新装》,在课堂上我读得不过瘾,放学回家后又读了几遍,发现《皇帝的新装》这个故事不仅有趣,而且还告诉了人们简单而重要的道理。

作为一个治理国家的皇帝,居然被两个骗子骗得团团转。这并不是骗子有多高明,还是皇帝有多傻,完全是骗子利用了皇帝的虚荣心,皇帝不能承认自己是看不到漂亮衣服的笨蛋,让这场骗局得以得手。

而皇帝的大臣,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为了装作自己是聪明的人,全都说谎蒙混过关。最后是整个国家的老百姓,都在夸耀皇帝的新衣如何漂亮,整个国家陷入了一场空前的骗局和谎言中。

最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说出了真相。

读到这里,我陷入了沉思。如果使我,我是那个小孩,我会不会说出真相。很有可能,我不会,我会附和别人,也假装看见了那件漂亮的新衣。第一,我也有虚荣心,我怕别人真的看见了,而我没有。这样,我就是那个唯一的笨蛋,我必须要隐藏起来。

第二,如果别人也没看见,但是大家都看见了,我也没有勇气标新立异说没有,毕竟,作为唯一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人,是要冒很大风险。我会人云亦云。

但是,我转念一想,如果现在每个人都和我这样,岂不是我们就是皇帝治理的那个国家,我们不是都要被骗子欺骗?只有我们都是个朴实、没有虚荣心、诚实勇敢的人,我们就不会被被骗子得逞。我现在起,我要改掉我强烈的虚荣心,并且做一个勇敢的人。

上一篇:
本着互联网分享精神,网站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修改处理,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